土豆酱,地瓜君

心情也要光合作用

lost7

躲进光里,希望能把坏情绪“晒干”。晚安:)

七子诗

张晚讴:

银杏子

何以高过天空
为所有爱情赞美
而风之飘摇似云断
层层叠叠双眼

遮荫为世人乘凉
万年后无人惊呼
当年的笃诚
当年的骁勇



桑椹子

春蚕死而丝未尽
饲食青绿色小小的芳冢
我的蛹不是蝶
斑斓从不是我的颜色

结果,结果
堕地是无奈之举动
何人知之
与枯菊一样被踩成烂泥



梧桐子

凤落时你不在
凰落下你不在
你于千古之外
迟迟不来

等苦了就结了茧
摩挲心的疙瘩的是谁
一世的哀音
不是没有出处的



榆钱子

榆钱,榆钱
谁家朝夕不成餐
食露餐英者谁人多怜

黑土换黄金的梦
是在无尽的虚空中
与谁共度那飞花的旋转




莲子

是我污泥的出身
脏了你裙角的华美
昨夜也做蝴蝶的梦
却不过与蚌同居

他已磨砺出珍珠
我又如何抵得一颗红豆
坠湖的诗人又何苦
与我同身共骨


樱桃子

红了芭蕉却绿了樱桃
原是我周身的翼翅挡我
那颗血色的心

不要来山中采我
连那漫山的野果子
都甜过我万倍



桃子

都说粉色的君心该俊美的人得之
何以黑漫漫伸出这许多枯枝
你要怜我不安的身世吗
看我心里的褶皱层层叠叠

我又何敢与你恋爱呢
颓唐的心上是一层层汪汪的水
怕是甜过了苦就来了
灼灼其华不过是一季的花期



2014年6月15日 夜

好舒服的调调。。。

流浪的龙:

 《G弦上的咏叹调(Aria Sul G)》,又名为《G弦之歌》,此曲为巴赫(Johann Sebastian Bach)《第三号管弦乐组曲》(Orchestral Suites No's 1 and 3 #09] Overture No. 3 BWV 1068 in D major - Air)的第二乐章主题,充满诗意的旋律美,使此曲成为脍炙人口的通俗名曲。是巴赫代表作品之一。

     此曲的旋律都在G弦上,是一首独特的作品,也是巴赫流传最广的作品之一,众多影视作品都有引用,如《七宗罪》,柯南,多啦A梦。

      此曲宁静而悠远,即有古典遗风,又体现了现代轻音乐的简洁之美。适合在冥想和沉思的时候,细细品味。

  

起风了,唯有努力生存!

这片平静的房顶上有白鸽荡漾。

它透过松林和坟丛,悸动而闪亮。

公正的“中午”在那里用火焰织成

大海,大海啊永远在重新开始!

多好的酬劳啊.经过了一番深思,

终得以放眼远眺神明的宁静!

微沫形成的钻石多到无数,

消耗着精细的闪电多深的功夫,

多深的安静俨然在交融创造!

太阳休息在万丈深渊的上空,

为一种永恒事业的纯粹劳动,

“时光”在闪烁,“梦想”就是悟道。

稳定的宝库,单纯的米奈芙神殿,

安静像山积,矜持为目所能见,

目空一切的海水啊,穿水的“眼睛”

守望着多沉的安眠在火幕底下,

我的沉默啊!……灵魂深处的大厦,

却只见万瓦镶成的金顶、房顶!

“时间”的神殿,总括为一声长叹,

我攀登,我适应这个纯粹的顶点,

环顾大海,不出我视野的边际,

作为我对神祗的最高的献供,

茫茫里宁穆的闪光,直向高空,

播送出一瞥凌驾乾坤的藐视。

正像果实融化而成了快慰,

正像它把消失换成了甘美

就凭它在一张嘴里的形体消亡,

我在此吸吮着我的未来的烟云,

而青天对我枯了形容的灵魂

歌唱着有形的涯岸变成了繁响。

美的天,真的天,看我多么会变!

经过了多大的倨傲,经过了多少年

离奇的闲散,尽管精力充沛,

我竟委身于这片光华的寥廓;

死者的住处上我的幽灵掠过,

驱使我随它的轻步,而踯躅,徘徊。

整个的灵魂暴露给夏至的火把,

我敢正视你,惊人的一片光华

放出的公正,不怕你无情的利箭!

我把称干干净净归还到原位,

你来自鉴吧!……而这样送回光辉,

也就将玄秘招回了幽深的一半。

啊,为了我自己,为我所独有,

靠近我的心,象近诗情的源头,

介乎空无所有和纯粹的行动,

我等待回声,来自内在的宏丽,

苦涩,阴沉而又嘹亮的水池,

震响灵魂里永远是再来的空洞。

知道吗,你这个为枝叶虚捕的海湾,

实际上吞噬着这些细瘦的铁栅,

任我闭眼也感到奥秘刺目,

是什么躯体拉我看懒散的收场,

是什么头脑引我访埋骨的地方?

一星光在那里想我不在的亲故。

充满了无形的火焰,紧闭,圣洁,

这是献给光明的一片土地,

高架起一柱柱火炬,我喜欢这地点,

这里是金石交织,树影幢幢,

多少块大理石颤抖在多少个阴魂上;

忠实的大海倚我的坟丛而安眠。

出色的忠犬,把偶像崇拜者赶跑!

让我,孤独者,带着牧羊人笑貌,

悠然在这里放牧神秘的绵羊——

我这些宁静的坟墓,白碑如林,

赶走那些小心翼翼的鸽群.

那些好奇的天使、空浮的梦想!

人来了,未来却是充满了懒意,

干脆的蝉声擦刮着干燥的土地;

一切都烧了,毁了,化为灰烬,

转化为什么样一种纯粹的精华……

为烟消云散所陶醉,生命无涯,

苦味变成了甜味,神志清明。

死者埋藏在坟茔里安然休息,

受土地重温,烤干了身上的神秘。

高处的“正午”,纹丝不动的“正午”

由内而自我凝神,自我璀璨……

完善的头脑,十全十美的宝冠,

我是你里边秘密变化的因素。

你只有我一个担当你的恐惧!

我的后悔和拘束,我的疑虑,

就是你宏伟的宝石发生的裂缝!……

但是啊,大理石底下夜色沉沉,

却有朦胧的人群,靠近树根.

早已慢慢地接受了你的丰功。

他们已经溶化成虚空的一堆,

红红的泥土吸收了白白的同类,

生命的才华转进了花卉去舒放!

死者当年的习语、个人的风采、

各具一格的心窍,而今何在?

蛆虫织丝在原来涌泪的眼眶。

那些女子被撩拨而逗起的尖叫,

那些明眸皓齿,那些湿漉漉的睫毛,

喜欢玩火的那种迷人的酥胸,

相迎的嘴唇激起的满脸红晕.

最后的礼物,用手指招架的轻盈,

都归了尘土,还原为一场春梦。

而你,伟大的灵魂,可要个幻景

而又不带这里的澄碧和黄金

为肉眼造成的这种错觉的色彩?

你烟消云散可还会歌唱不息?

得!都完了!我存在也就有空隙,

神圣的焦躁也同样会永远不再。

瘦骨嶙峋而披金穿黑的“不朽”

戴着可憎的月桂冠冕的慰藉手,

就会把死亡幻变成慈母的怀抱,

美好的海市蜃楼,虔敬的把戏!

谁不会一眼看穿,谁会受欺——

看这副空骷髅,听这场永恒的玩笑!

深沉的父老,头脑里失去了住户,

身上负荷着那么些一铲铲泥土,

就是土地了,听不见我们走过,

真正的大饕,辩驳不倒的蠕虫

并不是为你们石板下长眠的大众,

它就靠生命而生活,它从不离开我!

爱情吗?也许是对我自己的憎恨?

它一副秘密的牙齿总跟我接近,

用什么名字来叫它都会适宜!

管它呢!它能瞧,能要,它能想,能碰,

它喜欢我的肉,它会追随我上床,

我活着就因为从属于它这点生机!

齐诺!残忍的齐诺!伊里亚齐诺!

你用一枚箭穿透了我的心窝,

尽管它抖动了,飞了,而又并不飞!

弦响使我生,箭到就使我丧命!

太阳啊!……灵魂承受了多重的龟影,

阿基利不动,尽管他用足了飞毛腿!

不,不!……起来!投入不断的未来!

我的身体啊,砸碎沉思的形态!

我的胸怀啊,畅饮风催的新生!

从大海发出的一股新鲜气息

还了我灵魂……啊,咸味的魄力!

奔赴海浪去,跑回来一身是劲!

对!赋予了谵狂天灾的大海,

斑斑的豹皮,绚丽的披肩上绽开

太阳的千百种,千百种诡奇的形象,

绝对的海蛇怪.为你的蓝肉所陶醉,

还在衔着你粼粼闪光的白龙尾,

搅起了表面像寂静的一片喧嚷。

风起,唯有努力生存!

天边的气流翻开又阖上了我的书,

波涛敢于从巉岩口溅沫飞迸!

飞去吧,令人眼花缭乱的书页!

进裂吧,波浪!用漫天狂澜来打裂

这片有白帆啄食的平静的房顶。

                       ——海滨墓园:Le vent se lève! . . . il faut tenter de vivre!

春雷

边城诗社:

文/追逐繁星的孩子

春天来了 

天空也要开花 

于是天空醒来 

决心如爆炸一般 

从一个地方 

涌到另一个地方 


图书馆的夜晚是安宁的 

你和窗户都眯着眼睛 

书架和书本都有重影 

“累了就该回去睡觉” 

黑夜里的花园呓语着 

一些花朵已开始落下 


你已见过许多的花开 

也想着有自己的春天 

可怎又奈何偏安一隅的消沉 

还没来得及花开就已然凋谢 


春雷震落了你手里的水杯 

水滴惊醒了过来四处溅开 

玻璃杯破碎就如雷声震耳: 

盛开,盛开 

不要让春天白白地过去

14.3.27

记西安的第一场春雷~

Alex:

1

Leo说,人这一辈子最苦楚的事,是见过阳光之后的黑暗。

没见过还好,但体会过温暖,谁愿独自承受冷清孤寂之感。

我说你文青病又犯了吧,没事找事呢。

现在生活这么好,哪来真正的苦。

无非是些人为杜撰创造出来让自己不得安生的东西。

他摇头,说nonono,你不懂,你是二逼。

我比了个再见的手势,我们就这么拜拜来不及握手了。


2

上学那会课本上有一篇胡绳写的《想和做》,不知如今教材里删没删。

回过头来看看,全是废话,也是大实话。

胡叫兽写道,「有些人只会空想,不会做事。他们凭空想了许多念头,滔滔不绝地说了许多空话,可是从来没认真做过一件事。」

我想他地下有知应该能欣慰了,现代人不遗余力的践行着他文章里的所有思想。光想不做,光说不练。

好话说了一堆,美梦做了一叠,到头来乐得清闲,一无所有。

美其名曰:舌(da)灿(hu)莲(you)花。

让自己每天忙碌于空想。

也许,所谓的空虚,就是这么随之而来的吧。


3

在连续坚持了数天晚上10点强制睡眠后,昨天终于失眠了。

凌晨2点还在亢奋状态中,不知道中了什么邪。

果然,多睡出来的,迟早要还的。


Alex 2014-3-26

詩評·長相思(納蘭容若)

边城诗社:

文/三生人形

紫玉拔寒灰,心字皆非,疏簾猶是隔年垂。半卷夕陽紅雨入,燕子來時。

回首碧雲西,多少心期,短長亭外短長堤。百尺游絲千里夢,無限淒迷。


文眉小記:摘自《飲水詞》,寫閨怨情緒,耐人尋味


淚、是晨間的清露

恨、是眉頭的細皺

當《飲水詞》的微風拂過滿清王朝

掠過詞家的史書

其淚、其恨、其愁、其悲、斷腸且傷情。。。

不同人間富貴花,當愿醉入紅塵沙


紫玉拔寒灰,心字皆非,疏簾猶是隔年垂。

閨怨情短,百無聊賴

用紫釵撥弄心字暗香

隱去淡浮的薄灰、捲起一道迷離煙塵

也許還希望有一絲余火

可以點燃自己的心房

可惜、

不成形狀


疏簾無人卷,不堪寂寞情緒

離人、永遠那麼冷清

無論歲月長老,猶是隔夜花

可惜、

闌珊已盡


半卷夕陽紅雨入,燕子來時

眷戀如飛燕

不論甲子

依稀還巢

殘花、殘陽

落日虹蒙、雨畫淒霜、不見君故

夕景傷春

傷人


回首碧雲西,多少心期,短長亭外短長堤

碧雲之外、君心何在?

是否也在憶及

理應憶及的人

理應相守的情

心字不解、心期無限

百般無奈下

唯有遙望窗外

長亭短亭、長堤短堤

崎途遙、何日是歸期?


百尺游絲千里夢,無限淒迷

也許是已然篤定不能再見

也許是厌倦了諒解這一切傷恨

是將你遺落在夢中

飄至千里的、哪裡只是游絲蕩漾

更多的我的傷懷、我的悲痛

夢不成

只留淒迷與失惘


《青陵诗集》其五十 七绝 - 赠别

桑梓诗社:

其五十  七绝 - 赠别


执手长亭更短亭,勉为调笑窃吞声。

金鞍紫辔青骢马,忍在娇娥泪里行!


【注】梦别离事,因有所题。此处首句押邻韵。作于2011-05-20。整理于2013-07-15。

春雷

羊须:

辎重的马车锥过风的结构

补给我尘泥渗漉的诗技

  莲藕多孔似的诗意

 

伏案如乌骓马的优雅沦陷

比一盆满天星更甚的激动

像一个无人接受的沉重修辞。

 

你支着棨杖,闪电的嶙峋是拥有孔硕头角

的犀牛在天缘之游弋——

最恨是因循、姑且。

 

墨帘揭处探头的监听员,倏然被宣说犀牛

一夫荷载的磬声怔住*、被物理上的雨水充盈

执拗地悬为春雨中不动如山的凝露

 

辎重的马车碾过风的长啸

高过往日的散云、澹月

只愿我不至匮乏

 

*脑中的椴木化为灰烬,坠入茫茫沙漠

*我念及“天命玄鸟,降而生商”,而滥造的旗帜已被雨水打蔫。

                                                  ——2014.3.19 凌晨